我不是很能欣赏花。

我的鼻子并不懂得花的芬芳,我的眼睛也不是很了解花的鲜艳,大部分情况下,我连分辨花种类的兴趣都没有。但我今天还是认出了一株玉兰树,就像我高中楼门口两侧的玉兰树一样,开着白色花瓣。

最近我编写了一个 Android 的视频壁纸应用(GitHub Repo),一开始觉得并没有什么难写的地方,应该很快就可以写出来,但是后来发现我想的太简单了。或许你也看过许多写视频壁纸的教程,但我发现他们都有一些问题,写出来的程序基本不能用,所以我打算在这里写一下如何编写一个可以发布的 Android 视频壁纸,而不是一个 demo。

对于一些 GNOME 比较核心的程序比如 GNOME Shell,调试的时候没办法简单的运行,需要构建一个隔离的环境然后替代系统的 WM。GNOME 项目使用 JHBuild 构建这个环境。我的系统是 Arch Linux,介绍一下中间遇到的一些问题。

需求

本来想给内网的树莓派做 frp 一类的公网映射以便能够在外面访问 Samba 服务器,但是后来想想似乎把设备暴露在公网不太安全。换个角度想,其实没有必要把树莓派映射出去,只要能够连接进来就好了。所以选用 VPN 建虚拟专用网就好了,这里使用的 WireGuard 将我的各个设备连到一个子网内部。

这个是给 2018 级 C 语言辅导准备的文档,写来写去写了好多,索性在网站也发一份。有很多是我觉得老师不会讲,但一开始很难理解,不理解又听不懂的,有学 C 的可以看一看。

九月的最后一天,我的网站突破了八万访问量。

本来有好多可以随便写一点来掩盖自己“九月就要过去了我什么也没写”的恐慌感,比如接着写一篇有关怎么画立方体的 OpenGL 教程,比如还没有文档的 Hikaru 代码里有哪些奇怪的解决方案和奇怪的设定,比如我最近又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代码(没有)。

但与其随便说说外界的事情,不如把自己随便想的东西写出来更加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