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哭泣

九月的最后一天,我的网站突破了八万访问量。

本来有好多可以随便写一点来掩盖自己“九月就要过去了我什么也没写”的恐慌感,比如接着写一篇有关怎么画立方体的 OpenGL 教程,比如还没有文档的 Hikaru 代码里有哪些奇怪的解决方案和奇怪的设定,比如我最近又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代码(没有)。

但与其随便说说外界的事情,不如把自己随便想的东西写出来更加严肃。

有时候常常因为太忙而忘记如何哭泣。尽管眼角的泪水会随着萧瑟的秋风流下,那里面有整个世界和它的影子,但却少了一些流泪的理由。

是因为天边那抹如血般赤红而哭泣吗?

我觉得自己常常陷入不该发生的慌乱之中。如果我有在事情伊始就洞察结局的能力,可能就不会如此慌乱。至少有些人的平静是因为他们预料到了所有可能的发展,而我不是,面对事情的平静往往只是外表而已,尽管有时候已经疲惫到无力,还是要装作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能拯救自己的唯一途径也不过是不去回想而已,“随便你怎么样,过去了就好了”,是个万能的替代品。

“如果一开始就能做到最好就好了。”

“如果一开始就能发现问题及时退出就好了。”

“如果一开始就能有最顺利的情况就好了。”

反正这些都不可能,那有能够及时分辨现状并放弃的能力也是解药。与其在不擅长的事情里周旋,不如拿出勇气放弃掉,反正得不到什么,只要不失去什么就行了。

所以你看我又在说一些没用的东西。它们完全没有让事情变的更清晰,反而让我的心情变的更佳糟糕。

独居一室真是令人舒适。

我又熬过了一个所谓“分别的季节”,真是万幸,不过话说回来,连分别都没有才是最难过的事情吧。想起那句话叫“十七岁有着七十岁的忧愁”,我已经过了这个年纪了啊。

该如何才能有勇气在清晨的冷风中拥抱太阳。

在晚上九点强说愁的人,只能写出这样糟糕的文章,那就是我。让人越来越忙是让他们闭嘴的好办法,因为他们闲下来就忘记了如何说话。反正什么都不能说,自然也没必要思考。

技术文章会有的。

希望在逐渐到来的冬季再次相遇,我们还有着尽情哭泣的能力。

Tears are our hardest word.

AlynxZhou

A Coder & Dreamer

既然看了喵写的文章,不打算投喂一下再走吗?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