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 That I Couldn't Say

2015.01.01

Play 輝く空の静寂には - Kalafina

又是新的一年呢。

本来打算昨天弄这些,但是各种原因的不想动。

那就今天吧,把这一年经过想说的一些精挑细选出来。

Play 深爱-水树奈奈

无故头疼,不舒服。

IBus搞什么,乱七八糟。

本来由于身体不舒服加上不愿意就决定不去漫展的,最后还是去了。

人比想象的要多许多,去了之后才发现还有另一个不愿意去的理由——舍不得花钱,本来打算留着钱买树莓派的,但看见了好多喜欢的东西,还是要买。

以上废话。

买回来的东西全是黑执事有关的,异常的喜欢夏尔。

一半因为本来就喜欢黑执事,另一半是因为突然理解了喜欢夏尔的理由。

外表越坚强,就越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脆弱。

以前不明白。

Play Lacrimosa-Kalafina

即使所有人都背叛了,还有执事君不会背叛。

可是却不是所有人都有执事君呢。

一次又一次的Ctrl+C终止音乐,然后去换成另一首。

Play 君が光に変えて行く-Kalafina

为什么。

想看下雪,把一切都掩盖掉。

全部化为静谧。

可是却没有雪。

肩膀又痛,不过不管它。

没有雪,而且连星空都没有。

手指敲打键盘,如同音符在琴键上跳动,习惯。

Play Kiss The Rain

平安夜那天,我看着许许多多的人路过,各种各样的。

眼睛只能看到别人,却不能看到自己。

我站在那里等,但直到所有人走开,不得不离去,也没有等到一个主动和我说Merry Christmas的人。

所以只能一遍一遍对自己重复。

记得么,曾经总是读错Christmas,从来没有记过它该怎么Spell。

但想说时它却自己正确的蹦了出来,是圣子显灵还是自动补全?

在Shell里可以一直下去,但当我在生活里迷茫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去按却没有按到。

生活不是zsh,连bash都不是。

残缺的事情,残缺的灵魂永远都不能自动补全呢。

Merry Christmas.

他说他的名字是Merry。

Merry,Merry.

“你要告诉我什么事?”

“那天,你走之后的事。”

“吉尔伽美什为了你第一次违逆了他的父亲,他父亲从来不许外人到他家吃饭。”

“吉尔伽美什为了你拔光了他家花园的花,他从格兰仕那里要来种子后就疯狂地种了整整一园的矢车菊,只是为了送你一盆纽约最好的花。”

“吉尔伽美什每次到Merry只坐你坐的那个位子,只喝伏特加。”

“吉尔伽美什经常盯着银头发的人看个不停,”

“吉尔伽美什从那次之后就开始涉足政治,他越来越铁石心肠,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

“你以为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以为他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吗?”

“你为什么要糟蹋他的感情?”

“他是爱你的啊,漆拉。”

“他深爱着着你啊……”

Words That We Couldn't Say.

矢车菊的花语,遇见幸福。

可是你真的只能让人遇见幸福么?

花盆下的设计图,设计图下的照片,照片背后的那句话。

没有弹孔,没有鲜血。

Play 不再见-陈学冬

既然从开始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那也一定要继续下去。

既然以笑得最幸福的方式开始,那么即使以哭得最悲伤的方式结束也要继续下去吧。

我累了。

在那一刻。

就算再不愿意,我也绝不允许你用那种口气来对我说话。

还有,我的事情有我自己的打算,我的决定有我自己的审美。

所以你最好不要发表意见。

Keep sclient.

Play 時代を越える想い

总有一天会回头再看见这些东西,只有那时才能发现它们有多可笑。

有时候,想象就该是想象,变成现实就失去了那份美好。

Play 风居住的街道-矶村由纪子

意思是说,成熟就是能明确在什么情况下该做什么事并且敢去做?

抱歉,我一直都想,但一直都做不到,那种无力感。

我累了,需要休息。

我相信等我做到,还会再来一次的,没有失败。但不是现在。

我有我的想法,行动。我可以忍受别人惹怒我但不能一次又一次的忍受别人打破我的底线但还装成自己是受害者一样。我不允许别人质疑否认背叛放弃,再也不会允许。

所以2015,愿一切安好。

AlynxZhou

A Coder & Dreamer

搬运自我的LOFTER

既然看了喵写的文章,不打算投喂一下再走吗?哼!